竞彩网首页 竞彩足球 中国竞彩网 中国竞彩网首页 中国竞彩 竞彩网 竞彩论坛 中国竞彩网站 中国精彩网 中国竞猜网
竞彩足球投注 中国竟彩首页 足球推荐 中国足球竞猜网 足球竞彩 中国足彩竞猜网 中国竟彩网 中国竞彩报 中国竞猜网站首页 中国竞彩比分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竞彩论坛

苏历铭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20-06-19 10:27:18 字体:

  苏历铭,出生于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毕业于吉林大学,留学于日本筑波大学、富山大学,主修国民经济管理和宏观经济分析。1983年开始公开发表作品。著有《田野之死》《有鸟飞过》《悲悯》《开阔地》《青苔的倒影》《苏历铭诗选》等诗集,《细节与碎片》等随笔集。

  足球推荐晚市

  我说的晚市,是第一中学围墙外的

  街边小集市,自家院子里的土豆

  沾着黑色的泥土,浑圆、饱满

  被围着红格方巾的大嫂摊在地上

  她的脸上荡漾骄傲的笑容

  每一个土豆像是亲生的孩子

  夕阳起伏在远处的树梢之上

  隐约听见啪的一声

  落入翠绿的湿地。麻雀们便飞起来

  叽叽喳喳地散落于屋脊上

  天空的云朵由亮转暗

  大地吹起凛冽的秋风

  集市上并没有吆喝声

  很像八十年代的爱情

  欲望深藏于内心的角落

  目光移到相反的方向

  一个苹果滚向一堆白菜

  或者一只尖椒坠入一地萝卜

  人世间的遇见和错过

  大都是命中注定

  学校教室里的灯一盏盏地亮了

  让我想起自己的少年时代

  曾幻想长大后做一个菜农

  栽种各式各样的蔬菜

  像外祖母那样,每到秋天

  在宽大的窗台上

  晾晒夏天的茄丝、豆角丝和萝卜丝

  安静等待雪的落下

  麦地

  锋利的麦芒刺破低垂的云朵

  水洗过的天空,蓝成一块硕大的宝石

  此刻我俯身细看麦穗

  一只田鼠嗖地一下窜出

  逃向麦地深处

  起身时,西风正烈

  疾走于麦穗之上

  翻卷金色的麦浪

  波澜壮阔的海泅渡不了飞鸟

  羽毛零落,橘红色的夕阳

  染红地平线

  人生真的很短

  来不及重新播种,大火会把

  大地上残留的麦秸

  烧成一捧灰

  麦芒再锋利,最终不过是大地上

  飘浮的尘埃

  人类有过多少个誓言

  就有过多少个失信

  一望无际的旷野上,一株株麦子

  始终不离不弃

  一起青,一起黄

  一起倒下

  前官地村

  十五年前,父亲凭借记忆模糊的地名

  去了泰来县的前官地村

  找到传说中的家谱

  三年前,我也去过前官地村

  在村南的荒地上

  找见十几座被时间夷为平地的土坟

  里面睡着我的先人

  他们来自云南

  只因为头上长着一块反骨

  在冰天雪地的荒凉之地

  做了朝廷二百年的囚徒

  难以想象的屈辱

  被押送的先祖从南到北

  一步一步丈量广阔的河山

  沦落为清朝的站人

  今天,失散八十年的堂亲

  终于相见,他们从前辈的口述里

  获知我的祖父向东而去

  直至音讯全无

  若不是前官地村的存在

  此生不会重逢

  像一群飞散的麻雀,各自栖息人间

  的屋脊

  无声无息地活着

  无声无息地死去

  生命是多么的奇特

  一个朝代的囚禁

  无法扼杀活着的信念

  长夜终将过去

  像我的家族,一旦打碎枷锁

  不会再有任何的苟且

  追风少年

  从山坡上奔腾而来

  一个个黑点,渐渐疾驰成一匹匹骏马

  长长的鬃毛倒向身后

  像是一往直前的追风少年

  目光如炬,点燃

  草原上全部的云朵

  健硕的胸膛撞开凝固的空气

  风迅速吹起来,掀动

  草原之上的每一片草叶

  大地,青草做成的鼓面

  被无数只铁蹄踏响

  迅即响彻激昂的鼓点

  像浩瀚的大海闪现一道道

  势不可挡的排浪

  来自历史深处的蒙古马

  任何时候,都带着汗血和荣光

  桀骜不驯,从来不曾跪倒

  从来不曾屈服,身上残留的伤痕

  永远掩藏在皮毛之下

  从不发出一声呻吟

  直至英勇地倒下

  每一匹蒙古马都有倔强的灵魂

  不跻身于舒适的马厩

  更不乞食草料

  祖祖辈辈忠实于草原天然的给予

  生是草原的勇士

  死是草原的尘埃

  草原花马

  白色身上缀满棕色的斑点

  像鲜花盛开的草原

  垂落脸颊两侧的鬃毛

  拉开的帷幕,露出

  忍辱负重的面孔

  斑点是高寒时节的雪花

  融化在坚厚的肌肤上

  抵御所有凛冽的北风

  斑点是光阴的星光,照亮生命的筋骨

  散发忍耐的清辉

  斑点又是祖祖辈辈的伤痕

  难以愈合,浸染着吃苦耐劳的卑微

  纵横驰骋的无畏

  花马的眼中闪烁灵性的光芒

  生来矮小,却志在高远

  用自己的命穿行时间

  每一声嘶鸣,都能听见

  骄傲的前世今生

  花马本身就是草原上最美的花

  自由地开,血性地灭

  任凭世间斗转星移,多少灵魂被驯服

  至死坚守剽悍的野性

  因此草原始终一尘不染

  永远无限辽阔

  坝上草原

  从北京一直向北

  在怀柔开始行走盘山公路

  经过丰宁时,我穿上外套

  翻越大滩,震撼我的是

  一匹马站在高高的山梁之上

  从油菜花的草原望去

  起伏的山坡背负着翻滚的云朵

  雨疾走于阳光之外

  苍鹰远去,一群麻雀紧贴着草尖低飞

  白桦林伸出枝桠和阔叶

  在天的尽头,收藏着巨大的落日

  躺在拴马桩和马匹中间

  我看到满天的星斗,清晰地想起海子的诗篇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我后悔没有带上海子的诗集

  在开满花朵的草原上,只有高声朗读他的诗句

  才能止住自己的泪水

  在界牌石的民宅里

  我突然高烧,从睡梦里惊醒

  梦见自己是一只羊

  从羊群里走散

  我奇怪自己为什么没有梦见马

  而我只在离开草原的最后

  在远远的低处

  见到羊群

  在乌兰察布草原

  风车隐现在地平线上

  白色的扇面折射着秋天的阳光

  青草渐黄的坡地上

  一群前世的马

  追逐着天边远去的云朵

  在蓝天下屏住呼吸

  看格桑花朴素地绽放

  爱意顺着指尖,弥漫于草原之上

  我羡慕高飞的苍鹰

  凌空而起,远离尘世

  盘旋于梦境之外

  草长莺飞,辽阔的天与地

  让地平线变成遥不可及

  和天空一样深远

  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渺小

  或许用一生的时间

  穿越不了所有的草原

  向草原致敬

  真想变成它的子民

  不再折返喧嚣的都市

  把世界缩成马背上的马鞍

  放牧低语的羊群

  和迷失的心灵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