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彩网首页 竞彩足球 中国竞彩网 中国竞彩网首页 中国竞彩 竞彩网 竞彩论坛 中国竞彩网站 中国精彩网 中国竞猜网
竞彩足球投注 中国竟彩首页 足球推荐 中国足球竞猜网 足球竞彩 中国足彩竞猜网 中国竟彩网 中国竞彩报 中国竞猜网站首页 中国竞彩比分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足球竞彩

那些年的端午节

来源:绥化日报 2020-06-28 08:56:22 字体:

张淑清

  那年,我在镇上的高中读书。村庄距离学校有十五里路,如果抄山路走翻过几座山头就可以回到屯子了,高三了,我很想通过努力,离开经济落后的乡野,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民房住。恰逢端午节,学校破天荒放了一天假,我骑自行车赶回屯里。家家屋檐底插着艾蒿草,窗棂上别着桃树枝,空气中稠稠地弥漫着煮粽子鸡鸭蛋的香味。大街上放牧的牛马脖子上系着漂亮的五彩线,猫儿狗儿也不例外,统统拴着一道五彩线。我进到院子,父亲正蹲在老井沿上,双手拽着一根粗绳子,不一会儿一只铁桶落在地面,父亲小心翼翼端起一个瓷盆,里边是一捧红彤彤的大枣,一条已经剖洗干净的鲤鱼,十几枚八角粽子!

  父亲笑吟吟地说,知道你能回来,昨晚你妈就煮好了粽子等你呢。

  粽子是用自家产的黄米包的,加以红豆,花生米,舀一勺猪油包进去。打开粽叶就被一股子米香缠绕,咬一口咀嚼起来,唇齿留芳。

  拢共包了三十几枚粽子,弟弟和祖父的那份留出来了,剩下的让我打包带回学校吃,当时气温也高,粽子吃不急有的馊了,发出酸溜溜的味儿。我准备扔掉,碰巧母亲来集市买擦汗衣衫,为我选了一件粉色的确良上衣,找到我租屋,发现五六枚粽子灰头土脸躺在垃圾袋里,生气地问,你怎么不吃?我说都坏了,吃了对身体不好。母亲自言自语说,糟蹋粮食,天老爷该恼火了,我拿回去。这谷物粒粒皆辛苦你不知道吗?母亲捡到金子似的,把粽子装在她的碎花布包里,很失望的扫了我一眼转身走了。

  后来,我听父亲说,母亲拿回去的粽子舍不得扔,掺杂在大米饭里吃了,煮粽子那晚,屯里断电,锅灶倒烟,母亲用蒲扇摇着火苗,耗了三小时才把粽子煮熟的!

  我和他在家乡的木桥上相亲时,正值五月天,禾苗青青,鸟语花香,媒婆是我亲三舅妈,能说会道的一个人,硬是撮合成了我们。端午那天,他骑崭新的海燕自行车来我家接我去过节。乡下习俗,两个人看对眼了,就互动一下,拜访彼此的父母。从我家到他家三十分钟的路程,坐在车上,他说抱着我,别摔倒了。我犹豫了几秒钟,还是搂着他的腰行走在蜿蜒的小道上。婆婆和公公早站在大门口候着我们,进了堂屋,炕上的八仙桌摆着好几样菜肴,中间的白瓷盘里横陈着几枚黄澄澄的粽子,旁边的青菜陪衬着勾起我的食欲。

  偏腿上炕,也不客气。夹起一枚粽子蘸着白砂糖,咔咔造。他小声说,慢点吃,锅里有的是。公婆是实诚人,憨厚纯朴,我见他们第一面就不由自主喜欢上了。有地方习俗说,媳妇来串门,第一顿饭必须焖黄米,黏着嘴缠住腿,预示着亲事不能黄。我一口气吃了两枚粽子,婆婆暗地朝公公使了一个眼色,满意地点了点头。

  事后,他经常打趣我,八百年没捞着粽子吃,像头饿急眼的狼。

  我在家做姑娘时跟母亲学过包粽子,母亲说,家务活要拿得起放得下,否则,丟娘家人的脸。我包得粽子三角形,不像母亲包得八角粽子好看。焉头耷脑的样子,母亲嫌丑,指责我笨鸟一只,没办法,随谁?母亲用筷头敲了敲我脑门,像你爹呗!嫁到他家,婆婆揽过来包粽子的活儿,我负责打理几亩土地和果园。

  在母亲与婆婆那一代人身上,我沿袭了他们的勤俭节约,去哪里吃酒席剩得绝对打包拎回家,有关粽子的故事也是层出不穷,不过,现在的大街小巷,无论城市亦或乡村,随处可见推着三轮车吆喝卖粽子的人,粽子也如草木普遍生长在大地上。想什么时候吃,到超市随时买得到。只要有钱,每天都是节日。时代变迁,沧海桑田。有些人事物渐渐失去了本质的原始的东西,粽子也仅仅是一个名词,活在舌尖上和广大的民间。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