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彩网首页 竞彩足球 中国竞彩网 中国竞彩网首页 中国竞彩 竞彩网 竞彩论坛 中国竞彩网站 中国精彩网 中国竞猜网
竞彩足球投注 中国竟彩首页 足球推荐 中国足球竞猜网 足球竞彩 中国足彩竞猜网 中国竟彩网 中国竞彩报 中国竞猜网站首页 中国竞彩比分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竞彩论坛

钱爱康的诗

来源:绥化晚报 2020-07-24 10:39:53 字体:

  钱爱康,浙江长兴人,省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散文》《芳草》《海燕》《西湖》《浙江诗人》等。出版散文集《百年红妆》。从事湖笔设计制作工作,作品多次获国奖,并于2017年受派赴联合国献艺。

  爱情

  雨点滴入荷塘

  荷叶颤动。树叶蛙的颜色

  隐入荷的深处

  微风吹起裙边

  蜻蜓在不远处哲思

  它在等待——

  一场戏的华丽落幕

  当颜色褪去

  另一个季节来临

  约一场雨吧!

  蜻蜓出现的地方

  一只翠鸟,蹲立

  晨曦

  多么明媚啊

  你的口哨!

  如初夏的新绿

  和年轻母亲的呼喊

  一颗小心脏

  泵起多氧的血液

  流向四肢

  七千年前的一枚乐器

  用整只乐队

  带领一只天堂鸟

  在树林,欢翔

  给梵高

  一

  去年夏天

  我买了一把洋伞

  是星空的图案

  流动,氤氲,眨着眼睛

  即使pm2.5爆表

  依然看到了星空

  向日葵,和有乌鸦的麦田

  雨晴的时候我用它遮阳

  下雨的时候用它挡雨

  雾霾的时候

  我依旧打开它

  1890年7月27日

  麦田里惊起一片乌鸦

  1890年7月29日

  繁星满空

  二

  一个男孩

  在他的微信朋友圈说:

  我在电影院看哭了

  然而,我不会说是哪一段。

  是每秒十二帧六万幅油画

  旋转流动的星河吗

  是收割者身上

  一寸一寸的死亡吗

  还是为了“那最低贱的下等人”说的:

  “就算这一成为无可争辩的事实

  会用我的作品

  昭示世人——

  我这无名小卒

  我这区区贱民

  心有瑰宝,绚丽璀璨”

  从电影院走出来

  我也泪流满面

  我也不会说,是哪一段

  “我看见了死亡

  然而那景象并不可悲

  一切都沐浴在阳光之下

  闪耀着金色的光芒”

  盆景

  站着就活着

  以姿势,做旁白

  旁逸斜出或虬曲匍匐

  计算好冒出的新芽

  掐去第二枚果子

  如果还不归顺

  就扭转,用绳索

  铁丝,和园丁的剪刀

  两百年的身躯

  长成婴儿的模样

  黑松早已结姻大坂松

  毛鹃也嫁给了山茶

  五十年的贴梗海棠

  挤出孩童的笑容

  唯有墙角的紫薇

  姿势苍白,连皮肤都没有了

  远远望去

  似乎已经没有头颅

  丹尼男孩

  如少女轻柔的睡袍,或者

  是母亲温柔的面颊,可分明是

  儿童的稚音,穿透云层:

  “纵逝者如斯,死者初裁

  谢皇天厚土,在荒坟冢上

  请帮我找到,我的遗骸”

  ……

  羽毛拂过结痂的心

  微风吹过。寻找归家的途

  如母腹般安宁

  树叶闪烁洁白的贝光

  知了早已集体屏声

  黑夜无年,有美星高悬

  寂静的大地

  春天,去湖州看运河

  波纹荡漾的,分明是闪着光的丝绸

  春天里河水丰满,船身低伏

  浪花拍打河岸

  我们坐在运河边

  坐在一座叫杨堡堂桥的石桥上

  闻着青艾和豆花的香味

  说起隋炀帝说起民夫铁镐和柳筐

  时间深处,让人心醉的

  不仅是美酒,还有隋唐的月亮和太阳

  以及漕运木船上古铜色的肌肤

  水终究战胜时间和肉体

  历史凝聚在空气和尘埃中

  丝绸般的河水,过了桥

  又转个弯,不见了

  水

  有时散漫有时激越

  大地的锋刃试图把你割裂

  哪管前途

  坎坷跌宕

  万劫不复

  去往未知的远方

  道德者用上善若水言说

  哲思者用载舟覆舟阐释

  你撇一撇嘴角:都是虚妄的理论

  自由被自由者嘲笑

  思想被思想者蹂躏。

  即使被施予所有的酷刑

  那又怎样

  依然一刻不停

  用行为学表达内心的渴望

  用自己的名字喊亮这个世界

  太湖

  如果我爱上你,就要像

  一滴水,融入你的身体

  成就八百里浩瀚

  像一尾鲚鱼相伴梅雨

  调弄出市井滋味。像一只苍鹭

  相伴白鹭,滑出飞翔的弧度

  像一杆芦苇,相伴风月

  站立出,春夏秋冬的四条屏

  以最轻的质量为史前的自己命名

  发黄的族谱镌刻上古的符号

  丰满的年岁里,有沼泽和泥潭

  而鹦鹉螺和古巨蜥兵戎相见

  土著们热爱着桑葚和菰米

  以及,春天里

  一尾游进宫殿的鱼

  桃花

  一簇一簇深红浅红

  桃花按照自己的节律

  将心思不慌不忙地绽放

  此时

  奈良樱花

  西府海棠

  洁白梨花

  追赶着,像百米冲刺一样

  撞在春天的红线上

  但桃花的艳色是天生的

  她一出场,那些妹妹们便停止歌唱

  仰望着,配合桃花姐姐

  摇醒酣睡的城山沟

  并把带香味的笑容,挂在

  浙江北部山乡的眉梢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